解放军实兵检验性演习 15米长巨型运输车开道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1-02-08 13:42     作者:十博

  金秋的中原大地,到处是一片收获景象。10月12日至16日,解放军四总部首次联合组织的整建制步兵师演习考核——“确山—2006”实兵检验性演习,在位于中原腹地的济南军区某合同战术训练基地展开。

  师司令部通信参谋王国斌上尉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从12日起,在战备等级转换、远程机动、隐蔽伪装、集结展开、战斗实施等演习的各个阶段,“敌”强大的电磁干扰就一直如影随形,企图压制和瘫痪“红军”的通信指挥。在700多公里的远程机动途中,王国斌和通信营的战友们使尽了浑身解数,保障了部队通信指挥的畅通。“在别人眼里辽阔的天空,在我看来却是由无数各种各样电磁信号编织成的‘天网’。”王国斌对记者说,“只有撕破这张看不见的‘网’,才能打赢未来的信息化战争。”在复杂电磁空间展开的电子战,是继陆战、空战、海战之后的第四维战场。与发达国家的军队相比,解放军应对复杂电磁环境的能力还有一定的差距。而突出强调复杂电磁环境下的演练,正是这次演习的一个显著特点。在这次演习中,总部机关从济南战区调集了装备最先进的电子对抗部队与演习部队进行对抗演练,尽力把电磁环境下演练体现出来,想方设法把武器装备的电磁信号特征逼真地模拟出来,把战争电磁态势逼真地设置出来,把“敌”“我”双方的对抗行动逼真地展现出来。王国斌从通信兵战士、班长、排长、连长,一直到师司令部参谋,大大小小的演习参加过几十次,应对通信专业上的难题,他总能游刃有余。但这次演习,却着实让他惊出了几身冷汗。部队刚从驻地出发,“蓝军”电子干扰分队便向他们发起袭击,摩托化行军部队长达近百公里,通信指挥顿时感到力不从心;部队接近演习地域,突然受到不明干扰源强大电磁干扰,竟然是另一支在基地演习的部队施放的电磁干扰,无意间击中了红军的“软肋”;师指挥所刚刚开设完毕,“蓝军”的电子干扰车就在4公里外架起天线,对指挥所实施精确干扰……改频换频、多频共用、开启佯动网、利用地形实施摆脱……王国斌和战友们在无形的电磁空间与“蓝军”展开激战,他们甚至动用灯语、旗语、手语等传统通信手段,千方百计保畅通。尽管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敌情”的复杂还是超出了他们的预料。王国斌和战友们不时陷入顾此失彼的窘境。在一次遭“敌”持续强烈电子干扰和立体火力毁伤后,他们用了10多分钟时间才恢复通信。“复杂电磁环境下的演练,使首长机关、技术分队都切身感受到了电磁环境对未来作战的影响,深刻体会到了信息化条件下作战的危机。”演习考核组副组长、总参军训和兵种部合同战术训练局局长石忠武说。

  一发发炮弹呼啸而出,一个个靶子应声倒地。在导调指挥车的屏幕上,标志这些靶子的小绿点,一个接一个变成了红色。“通过安装在靶子上的传感器,我们可以实时掌握部队的炮火精度、射击时间、火力构成等情况。”演习导演部成员刘安江说。有关部队炮火的数据,只是演习导演部采集的数万个数据中的一小部分。在这次演习中,导演部采用“部队演习评估系统”,对演习全过程全要素全员全装进行考核和评估。由70多名军事院校和军事基地专家组成的信息采集员,分布在部队的各个环节,源源不断地将采集到的数据汇集到导演部,通过计算机进行分析、比较、演算。“战争年代,一支部队的战斗力如何,一场战斗便见分晓。和平时期,军事演习就是检验部队作战能力的最好形式。”演习导演部成员、石家庄陆军学院教授马开城告诉记者,演习评估是演习中的最为重要的工作之一,对演习乃至整个部队训练起着“指挥棒”的作用。以前,部队演习评估没有科学系统的定量手段,主观性随意性很大。马开城和他的同事研制的“演习评估系统”,以量化行动结果来评估作战能力,将部队的作战能力逐层分解,直至分解为可量化的评估指标。记者在导演部的评估报告中看到,部队的作战能力就分解为指挥控制能力、机动能力、打击能力、防护能力和保障能力5种类别,它们又被进一步分解为近34项分能力。其中,仅“间瞄火力打击能力”就被分解为“火力打击时间”“目标命中率”和“弹药消耗量”3个可以量化的指标。“这次演习评估,完全使用数据来评定部队的成绩。”马开城说,“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信息决定战场,数据决定成败。”科学而严格的演习评估,使得演习的实战性更加突出。“运用了‘部队演习评估系统’,与其说这是一次实兵考核,不如说是一场实兵对抗。”师长戎贵卿感慨地说,“战场上的对手是敌人,演习场上,‘部队演习评估系统’就是对手,它牵引着部队战斗力水平向着更高层次跃升。”

  一片浓密的树林中,分布着大小各异、高低不同的七八顶野战帐篷,其中最大的一顶便是师指挥所。记者和演习考核组的数名将军一起走进指挥所,发现这里设施完备、装备整齐。三面大屏幕上,分别显示着战场实时监控图像、作战部署和卫星电视画面,一块大型沙盘摆放在指挥所中间。“开设指挥所花了多长时间?”一名将军问。“报告首长,两个小时。”师参谋长答。“只用了两个小时?”将军似乎有些意外。“我们的人员提前来到了这里,完成了选址、平整土地等工作……”参谋长“实话实说”。第二天一早,当记者再次来到这里试图采访师指挥所时,却发现这里空空如也,指挥所已不知去向。原来,在昨晚9时05分,演习导演部突然下达通知:师指挥所被“敌”侦察卫星锁定,立即连夜转移。经过连续数十个小时长途行军的官兵,顾不上休息,立即投入到转移师指挥所的行动中。重新选址、平整地形、搭建帐篷、建立通信、实施警戒、配置设施、通报部队……直到凌晨4时50分,指挥所终于在5公里外的一处高地上开设完毕。整个过程用了7个多小时,而不是两个小时。记者在采访这次演习的过程中发现,像这样“动真格”“玩真的”的事例屡见不鲜。演习昼夜连续实施、全程实兵实装实弹检验,在难局、险局、危局和败局中磨炼和摔打部队。大战在即,坦克、自行火炮、装甲战车组成的庞大车队向着预定地域快速挺进。突然,一条40多米宽的河沟出现在了车队面前。没有迂回道路可走,部队必须在两个小时之内架起一座重型机械化桥。巨型运输车载着重型机械化桥隆隆驶来,却发现河岸地域狭窄,无法掉头驶入。工兵分队立即出动,为巨型运输车开辟通路……一辆接着一辆,3辆运输车依次驶入,3条长15米的重型机械化桥连接成一条长45米长的钢铁桥梁。天堑变通途。重型坦克一辆接着一辆,顺利从桥上通过。然而,演习导演部却裁定:“红军”坦克和装甲车队遭受重创!原来,在架设桥梁的两个多小时中,指挥员急于架桥,车队没能及时疏散,结果遭到“蓝军”空中火力袭击……“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是组织这次演习考核的最终落脚点。”演习考核组组长、总参军训和兵种部副部长陈照海少将告诉记者,“这次演习,从总部机关到参演部队,全都树立了‘发现问题是成绩,解决问题是目的’的思想。这样才能发挥演习的最大效益,达到演一次、进一步的目的。”


十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