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70个孩子一起过中秋 8个“第一次”让人动容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1-02-25 06:11     作者:十博

  昨天,三秦都市报及公益记者公众号联合阿里公益举办的关爱留守儿童特别行动,16位志愿者赴蓝田汤峪镇高堡小学、汤峪镇汤二小学,陪70个孩子“益”起过中秋,相互见证了彼此的8个“第一次”。

  昨天,三秦都市报及公益记者公众号联合阿里公益举办的关爱留守儿童特别行动,16位志愿者赴蓝田汤峪镇高堡小学、汤峪镇汤二小学,陪70个孩子“益”起过中秋,相互见证了彼此的8个“第一次”。

  昨晨,有雾。6时许,本报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一共16人,早早起来,纷纷从西安东西南北郊,赶往安东街本报发行中心。

  7时许,张兵卫、刘建贵的爱心车,一共4辆车,满载着爱心礼物,前往蓝田汤峪镇高堡小学。“我们一起来摇呀摇太阳”两小时后抵达高堡小学,一个个“红领巾”,正在校园里做操。

  四年级的依依,领到爱心书包、文具盒、铅笔、水彩笔、本子、课外书、月饼、跳绳、沙包等后,激动地在本子上写道:“2016年9月13日,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爷爷奶奶、叔叔阿姨来给我们送礼物!这是我最特别的一个中秋节!”

  志愿者王玉在一楼的教室里呆了一会儿,感慨不已“第一次亲眼所见”,在西安一所学校当老师的她说,“你看,3个年级的学生一起上课,有学前班、一年级和二年级,一共11个学生!”

  校长肖可说,这所学校“外表”看着崭新,是一位爱心人士援建的,这里属于秦岭山区小学,现有35个学生,辖区汤一、汤二、汤三、汤四四个村,最远的汤四村,孩子们要步行40多分钟到校。

  领到爱心礼物后,孩子们敬了少先队礼。三秦都市报社长助理杨晔对孩子们说:“三秦都市报是一个汇聚爱心、传递温暖的媒体,有这么多爱心人士、爱心企业响应,有这么多爱心志愿者来看大家,我们相信今年十五的月亮会更明亮,希望你们好好学习,健康成长。”

  家住国际港务区的李清毅、孟娜夫妇,昨天捐来书包、水彩笔、跳绳、雨衣、本子、橡皮泥、算盘、玩具和滑滑板。当他们把滑滑板捐给学校时,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对滑板表示出一点点“好感”。

  看到被放在角落的滑板,李清毅感慨道,自己第一次看到有孩子竟然不喜欢滑板。

  “大家可以试试玩滑板!”在老师的提议下,终于有几个女孩小心翼翼地尝试了!四年级的瑶瑶,在同伴的搀扶下,站到滑板上,左边、右边各有一个同学拉着她,后面也有伙伴做防护,“明明想前进怎么倒退向后滑?”瑶瑶叫了起来,立刻下了滑板。半个多小时后,瑶瑶终于可以不让同伴扶着自己也能滑了,“做个追风少年,感觉挺好!”她笑了。

  “这是什么?”互动环节,爱心志愿者刘建贵问。“钉子!”孩子们答。“这呢?”“木板!”显然难不倒孩子。“你知道钉子和雷锋的关系吗?”大家摇摇头。

  这位来自西安雷锋车队的志愿者说,一块好好的木板,上面一个眼也没有,但钉子为什么能钉进去?这就是靠压力硬挤进去、硬钻进去的。由此看来,钉子有两个好处:一个是挤劲,一个是钻劲,我们在学习上,也要提倡雷锋精神的这种“钉子”精神,善于挤和善于钻。

  “小朋友,你的理想是什么?长大想干什么?”志愿者郭延英和孩子们拉起家常。“开铲土机!”一年级的斌斌小声答。郭延英愣了,又问:为什么?“开铲土机能赚钱养家!”斌斌的爷爷奶奶患病,父亲长期在外打工,在他的眼中,开铲土机就可以赚钱!

  一旁的岗岗也说,他长大后想开挖掘机,能挖土,赚钱,养家!“我妈妈嫌我爸爸穷,我出生后,她就走了!现在,我姐姐失学了”

  “奶奶给你剪指甲,好吗?”军军点点头,王燕萍从包里拿出指甲刀,小心翼翼地给军军剪起指甲,“以后,要讲究卫生,勤洗手,这样身体才可以棒棒的!”军军点点头。

  “这是奶奶第一次给我剪指甲!”军军说,“奶奶,你去我家吃核桃!”王燕萍笑着说:“谢谢军军,奶奶不吃!”

  志愿者李帅帅,今年刚大学毕业。说到第一次,他称,做了这么久的公益,也多次参与到农村小学、支教等活动中,但是,昨天第一次见到一位长期在山区支教的老师,每周去三次,给学生教英语,这种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的情况,自己昨天在汤二小学见到了。这里只有5位在岗老师,很多老师不愿意到这里教学,嫌这里太偏僻落后。“我们能为孩子们做些什么,或许这位支教阿姨的行动已经告诉了我们。”李帅帅说。

  志愿者绳旭红,在朋友圈发了“益”起过中秋的图片后,微信上收到一个红包招行曲江支行严梓溪发红包100元,让他给孩子购置学习用品。

  杨先生也把现场参与活动的照片发了朋友圈,突然,手机响了,“杨叔,能帮我捐一点心意不?”紧接着,100元的微信红包发了过来。他接收了微信红包,并转给本报,让给留守孩子买文具。

  “今天,我有事不能去了,请把一点心意转给最需要的人!”爱心志愿者张瑞芳,上周五当爱心大使,和本报记者一起去户县给孩子们送中秋礼物,昨天,又微信转账100元。文/首席记者姬娜 图/本报记者代泽均


十博